吾爱看书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

返回《快穿之玉体横陈1》

吾爱看书网(77nt.win)

首页 >> 快穿之玉体横陈1 () >> 分卷阅读43
亲爱的书友,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,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,请访问真实地址:http://m.77nt.win/73758/

分卷阅读43(1/2)

掉光了。

于是她略一思量,就咬咬牙,直直的跪了下去。

膝盖磕着地面,发出沉闷的响声,黎莘脸色一白,泪水就直直的沿着脸颊滚落了下来。这一半是演技,一般却是真疼。

“婢子命贱,若是冒犯了三皇子,婢子罪该万死。”

她的双眸低低垂着,却没有看向三皇子,她哭得模样极美,粉腮带露,眸似含珠,偏偏不愿让三皇子看见半分。大抵从他那角度看,只有乌黑的发顶和揪的发白的指尖。

孟长恪却能看见,他蠕了蠕唇,似是想说什么,又终究没有开口。

【攻略人物真情度+1,目前人物真情度为27】

听到这话,黎莘才微微松了口气。

好歹能刷回来的,多多少少的也就不必太过在意了。

三皇子却饶有兴致,他俯身伸了手,似是想要去捏黎莘的下颌。

黎莘瞳孔一缩,这三皇子当真是不要脸了,在臣子家里头调戏他的通房丫鬟,也不怕传出去声名扫地。更何况若是她没记错,这时三皇子已经同施红蔻两情相悦了。

三皇子的手没来得及碰到黎莘,就被孟长恪微微一挡,轻挥到一边。

“三皇子心胸开阔,想必不会同她一般计较。”

他勾了唇浅笑,风光霁月,眼底却冷沉一片。

阴险少爷x羞涩丫鬟【十四】吻(微微微h)

三皇子似是察觉到了孟长恪的不悦,他抿了抿唇,不动声色的收回了手:

“若我要追究,少卿又待如何?”

孟长恪哑然一笑,极淡的唇色衬的他愈发冷然,却独独带着一股蕴藉fēng_liú之态。

“三皇子说笑了,世人皆知三皇子宅心仁厚,定是不会与这小小女子为难的。”

言下之意,若是不想因此声名受损,就此罢手才是上策。

三皇子果然失了笑意。

他沉吟片刻,倏然扬眉而笑,只眸中深沉,叫人心里头十分不适:

“我只不过同她玩笑罢了,少卿所言甚是。”

他说着,斜睨跪在地上,不声不响的黎莘一眼,瞳色微闪,只是没叫黎莘看见半分。

孟长恪在一旁,将这一切尽收眼底。

暗流涌动,黎莘夹在这二人中间,更是苦不堪言。她的膝盖如今还生生疼着,三皇子再不走,她就得跪麻了。

这压迫之下,她微动了动身子,向着孟长恪身旁靠了靠,动作极小,但该见着的人还是看了个清楚。

【攻略人物真情度+1,目前人物真情度为28】

黎莘抒了一口气,暗道幸好这一步走对了。

“罢了,我今日叨扰这许久,怕是于少卿病情不利,”三皇子在孟长恪的注视下淡淡道,再度瞥了瞥孟长恪的双腿,他接着道,“少卿好生歇息,我这便走了。”

黎莘:坑货债见,再也不见( ̄e(# ̄)☆╰╮o( ̄▽ ̄孟长恪又同他虚以为蛇一番,两个人假模假样的黎莘都听不下去。不过他二人本就差撕了那薄薄的面皮,这番形容,也是在人意料之中。

坑货三皇子终于走了,黎莘擦了擦额际的冷汗,却不敢起身。

室内自三皇子走后就安静了下来,孟长恪没有出声,黎莘自是不会擅自动弹。

“起来罢。”

孟长恪沈声道。

黎莘微一颌首,双腿微颤的就要扶着床榻起身。孰料她跪的久了又伤了几分,一时站立不住,狠狠的倒向了孟长恪的怀抱。

孟长恪下意识的伸手一接,将这软玉温香接了个满怀。

黎莘的头磕在他胸膛上,男子的冷香在她鼻间萦绕,她只瞬间就灵光一闪,抓住这难得的机会。

她抬眸,含情凝睇,玉嫩两靥微晕红潮。但她瞳中还带着一丝怔忪呆滞,彷佛不曾想到如今这样。

孟长恪的唇边笑意显出了几分讥讽:

“怎的,没攀上三皇子这根高枝,又想着吃回头草了?”

若是寻常女子听了这话,想必心里头定是倍觉羞耻。可黎莘是谁,哪会在意这些,她反倒觉得孟长恪这淬毒的唇好看的紧,一张一合,都让她想狠狠的蹂躏一番。

于是孟长恪没等来怀里头的人儿恼羞成怒的咒骂,反而在他还没来得及反应之际,黎莘就一把扯过他,吻上了他的唇。

这次可不是普通的清粥小菜,她撬开孟长恪的唇,软嫩舌尖探入了他的口中,毫不客气的缠上了他的。两条软肉就这般缱绻起来,黎莘吮着他的下唇,舌尖又舔过他的上颚,然后趁着他怔然的时刻,转了战场。

樱唇温热,犹带湿润,黎莘轻咬着他的喉结,纤手一路抚上他的衣中,在紧实柔韧的胸膛上点燃火苗。

她寻摸到那两颗茱萸,微微一笑,用指尖轻轻揉捏,随即低下头,张口含住。

阴险少爷x羞涩丫鬟【十五】只悦君

孟长恪轻嘶一声,玉色的肌肤泛起了浅樱色的红潮。

【攻略人物真情度+1,目前人物真情度为29】

黎莘听了这提示,顿时来了劲头。她觉得今儿正是孟长恪被三皇子奚落之时,趁着他露出破绽的当口,当然得狂刷好感度。

她轻舔着那微微挺立的茱萸,一手在孟长恪脐上打转。

孟长恪可不是个文弱书生,事实上黎莘经过这许多世,遇见的男人身材没一个不好的。这一世自然也是这般,孟长恪腰腹精壮,肌肉匀称流畅,瞧着便让人垂涎欲滴。

孟长恪此时只觉得下身微微发麻,不知是不是黎莘这几日替他治疗的缘故,竟是有了几分知觉。


状态提示: 分卷阅读43
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